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_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网站

他就告诉我们说他们邻居正在联系大家

骆雨寒先是一愣,接着马上笑说:
 
    “那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了吧?”
 
    骆雨寒冰雪聪明,她已经猜到了。我微微点了点头。她便立刻走向我,边走边说:
 
    “那快点给我,我着急赶稿子……”
 
    可能是因为这几天事情都挺顺利,心情比较好。加上骆雨寒此时着急的样子,让我想逗逗她。我便马上摇头说:
 
    “不行,不能就这么给你。你怎么也要给我点儿奖励吧?”
 
    我的玩笑,让骆雨寒一下笑了。她娇嗔的看着我,直接问说:
 
    “你要什么奖励?”
 
    我的厚颜无耻的劲头又上来了。我指了指我的脸颊,逗着骆雨寒说:
 
    “亲下,东西立刻给你……”
 
    我话音一落,骆雨寒立刻红晕满面。她越是这样,我反倒越想逗她。看着她,我故意说着:
 
    “你要是不亲,东西我可不给你喽?”
 
    我继续逗着骆雨寒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骆雨寒略显娇羞的走到我身前。她抬头看着我,忽然踮起脚尖。一双红唇,朝着我的脸颊亲了过来。
 
    说实话,我没想到骆雨寒真能主动亲吻我。我内心一阵激动,正想感受她娇嫩的红唇时。忽然骆雨寒一抬手,她用手指在我脸上轻轻弹了下。
 
    一弹完,她便咯咯的笑了起来。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识到骆雨寒的媚态,似乎都没经过大脑,我便一伸手,把骆雨寒抱在怀里。骆雨寒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,便安静的趴在我的胸口处。
 
    我们两人就这样安静的拥抱着。过了好一会儿,骆雨寒才小声的说:
 
    “白风,我们工作吧……”
 
    我笑了下,松开骆雨寒。接着,掏出手机,把那天和小老板对话的录音放给了骆雨寒。之所以没放视频,是我不想让骆雨寒看到我凶狠的一面。毕竟,小老板是在我的威逼之下,才说出这些的。
 
    骆雨寒听的很认真,她越听越惊讶。等全部听完之后,就见她气愤填膺的说着:
 
    “这些人太过分了。把对方逼的家破人亡不说,就连拆迁款,居然才给了这么一小部分。不行,我必须要把这件事报出去。不然,我这个记者做不做也没什么意义了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骆雨寒一脸正义的样子。我心里竟有些矛盾。如果骆雨寒知道,我现在跟着齐四,做着一些见不得阳光的事,她会怎么看我呢?
 
    骆雨寒见我没说话,她马上又说:
 
    “白风,你把这个录音给我传过来吧。我一会儿整理下,补充到我的稿子里。今天我就是不睡觉,也要把稿子赶出来,明天必须传到网上……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。接着,又打开手包。把小老板和拆迁公司的合同递给骆雨寒:
 
    “雨寒,你再看看这个。这是合同的原稿,或许对你也有些用……”
 
    骆雨寒接过合同,她逐页的翻看着。一边看,一边不满的说着:
 
    “这是什么合同?这就是霸王条款!哪有拆迁了,还不许人呆在本市,必须远走他乡的?”
 
    说着,骆雨寒便气愤的把稿子摔在了桌子上。
 
    骆雨寒的表现我并不奇怪,看着她,我直接问说:
 
    “雨寒,这件事你决定怎么办?”
 
    骆雨寒立刻回答说:
 
    “我联系了几个外地的同学,让他们帮忙发一下。另外,我还和几个网站联系了下。准备把稿子发到他们那里。已经有网站答应,可以在首页推送我的稿子了。我想只要稿子一发,这件事江春市就是想压下来,也是不可能得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虽然不是记者。但我也知道,舆论的重要性。这些年,不少贪官,以及涉黑的人,都是网民爆料,最终形成舆论压力,最后把这些人绳之以法的。
 
    虽然气愤,骆雨寒还是又拿起了合同,她仔细的看着。我知道,她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。我也不想打扰她,因为她这一块,才是我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环节。
 
    看着骆雨寒,我轻声说道:
 
    “雨寒,你慢慢看吧。我先回去了,有什么需要我的,你再给我打电话……”
 
    骆雨寒这才抬头,冲着我温暖一笑,轻声说着:
 
    “那我就不送你了,等这个稿子发出去后,我请你吃饭,好好感谢感谢你!”
 
    我厚着脸皮,指了指我的脸颊,又逗了她一句:
 
    “别忘了,你还欠我一个吻呢……”
 
    “讨厌……”
 
    骆雨寒娇嗔的白了我一眼。不过能感觉到,我的话,她其实并不反感。
 
 第一百四十九章 要求
 
    心情大好,从报社一出来,我便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小曲儿。开车回夜总会的路上,小毛忽然给我打了电话。
 
    一接起来,就听小毛在对面显摆的说着:
 
    “林哥,事情搞定!下午这些人就会去上访……”
 
    我心里一阵舒畅,但还是问说:
 
    “怎么安排的,具体说说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马上对我讲说:
 
    “林哥,其实不是我们安排的……”
 
    “嗯?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我有些不解的问小毛。他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我本来和秃子哥,准备去找我那个朋友。让他撺掇他家人带头上访。可没想到,我们刚找到他。他就告诉我们说,他们邻居正在联系大家,说下午去政府门口拉横幅呢。说官商
 
    放下电话,我便回了夜总会。刚给自己沏了杯茶,电话再次响起。这次是阿汤打来的,就听阿汤直接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人我给你调来了。从城乡结合部雇的一些乡下混混,每人二百块。绝对生面孔。你什么时候见他们?”
 
    阿汤的话,更让我心情大好。一切计划,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 
    我马上回答说:
 
    “今天下午,到时候你给他们准备两台面包车。你要是有时间,最好跟着我一起去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说白风,你小子这次怎么神神秘秘的,连我都不告诉?”
 
    阿汤不满的问了我一句。
 
    我哈哈大笑着说:
 
    “下午你就知道了……”
 
    阿汤也无奈的笑了一声,接着说道:
 
    “行,下午我和你一起去。我倒是想看看,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……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